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连心理咨询师杨光

和谐人生 从心开始 Tel13079861248

 
 
 

日志

 
 
关于我

杨光老师系福临心理咨询首席心理咨询师、家庭系统治疗师、心理咨询督导师,长期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对孩子教育、夫妻情感、神经症、焦虑症、抑郁症有深入的研究。运用认知疗法、行为疗法、精神分析、心像疗法、催眠疗法、焦点治疗、家庭系统排列、内观疗法及其内森田疗法等技术方法,为求助者解除心理困惑。 杨光老师擅长咨询:心智成长、两性情感、事业发展、亲子教育、人际沟通、生涯规划等。Tel:13079861248

网易考拉推荐

爱自己就是接纳自己的负面!  

2011-11-22 21:13: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自己就是接纳自己的负面! - 杨光心理咨询师 - 杨光心理咨询师的博客

  一只狗受伤后,会独自躲在窝里舔伤口,据说口水可以疗伤,如果伤势不重,过些日子伤口可自动愈合。可我接触过的一些人,特别是有心理问题的人却不习惯这样。当被对方触及到负面,或心灵创伤时,他们的本能反应就是回避与否认,进而对抗、结怨。也就是说,他们不会正视自己的负面,或者说不敢。

  但这是为什么呢?我们都有一种经验:手上扎了根刺,挺疼,却小得看不清、找不到。于是我们会反复触摸那个区域,既希望拔掉(根除)它,又怕碰到它。当我们自己无力拔掉它的时候,往往对它采取视而不见,久而久之,它或许长在肉里,与身体共存,可这并不代表它不是异物。于是,我们“带着它”待人接物,突然有一天,在接触某人或某物时又触碰到那个区域——一阵疼痛,让我们本能地躲开、掩饰或对抗:“你弄疼我了。”其实,那个疼的根源(刺)本来就在那里,环境只是个助缘。可正因如此,我们排斥对立面,缔造出许多对手。

  人类掩饰负面,与狗正视伤口有本质不同。可这话也不尽然,大多数的孩子就对自己的所谓伤口、负面不加掩饰。比如一个孩子,当它摔了一咬时,看到自己的手划破了,会本能地哭出来,以此表达自己的需要和疼痛。如果换成这孩子的父母,也许也摔了一咬,当然,他们或许在工作上或人际交往上失足,但他们一般不大可能像孩子般表达和正视。

  作为男人,他们也许会说“没什么”,以此显示自己更像个男人;作为女人,她们可能会说“这都是命”,或习惯性地把负面推诿给环境,说“都是因为他,我才……”他们不允许,也不习惯把自己的真实情绪表达出来,无法和当下的疼痛、情绪在一起。因此,他们也许会带着这些“刺”继续生活,一旦再被触及,仍然发作,进而缔造对立。

  然而,是什么将这种本能扼杀的呢?可以想象,当一个孩子因摔倒而哭泣时,有的家长一定会说:“别哭,哭不是好孩子!”当然,家长们不会意识到这句话的后果,可孩子会认为:“如果把疼痛的感受通过情绪真实地表达出来,家长有可能就不爱我,不接受我”,家长的这种暗示对孩子来说,无异于威胁。于是,为了让家长满意,孩子选择了压抑真实的情绪,不再让它流露出来,无论是感受、兴趣、情绪或行为……这些本能的流露都要通过家长的筛选才会成为自己的东西。

  那么,孩子也就变得不那么真实,不接纳自己的负面情绪,因为真实的后果往往是家长不满。孩子从父母那里学会对自己的态度,包括对自己的接纳程度。当哭泣被允许和接纳时,当说实话也不会遭到冷落和体罚时,即使犯了错,孩子也不会撒谎,也不会掩饰自己的真实。从父母对自己的态度里,他/她学会了对情绪的接纳程度——无论我对或错,父母都无条件地接纳我,爱我,于是,我也接纳自己的正、负面。

  但大多数家庭往往相反:哭泣时,我讨厌你,快乐时,我喜欢你;听话时,我爱你,不听话(有自己的主见)时,我可能抽回我的爱;成绩好,我买礼物给你,成绩差,我会骂你;表达欲望时,可能遭到体罚,于是孩子采取撒谎,便可逃过一劫……这些事件积累起来,形成一个孩子长成过程中的安全感,都是为了怕失去爱,才得出的种种经验。

  这些经验形成一个人的价值观和生存观念,于是,一旦有人触及到上述某件事的源点时,那个“抽回爱”的感受便会自动发作,让我们疼,让我们恐惧。为此,我们习惯性地掩饰和逃避,却根本不会想到,那只不过是童年经验的复苏。

  因此,我们习惯性地不接纳自己,不会像一个孩子,或一只狗那样真实地包容完整的自己,只是以安全的面具存在于所处环境。为了让别人满意,我们承袭着与父母共存的成长经验,是的,那也许正是父母希望的结果,可是,我们在获得部分安全感的同时,却丧失了同自己接触的机会,我们可以尽量做到对得起所有人,却恰恰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自己、不接纳自己的状态表现为自责、罪恶感、自卑等,那么,隐藏或排斥、讨厌或否定自己的所谓负面也许是最佳选择。

  有一位中年女性多年与老公没有性生活,当然,她和许多人一样,一方面对老公的表现挑三拣四,进而发展到否定所有异性,另一方面又总在手机里发一些黄色段子,以排遣、表达本能欲望,同时又特别喜欢帮助别人,以此转移自己的焦虑,并尽可能不让别人注意到自己的问题,只看到自己的乐于助人。

  其实,她是因为童年时期遭到过长辈的性侵犯,才得出性不良的经验,这就是她心中的那根“刺”,老公肯定是经常让她“疼”的人,那么也自然成为她排斥的对象。但同时,本能的正常欲望又驱使她想根除那根刺,便围着它左右徘徊,于是发一些黄色段子。可她又怕别人觉察到这一切,便以热情和乐于助人加以掩饰。

  还有一位男士长年与领导无法和睦相处,只要上司命令或要求他,他就不自觉地加以排斥,他的做法是替同事们打抱不平,经常以“出头鸟”的身份向领导讨公道。因此,他曾多次失去提升的机会,也换了多家单位。原来,他是因为童年时期遭受过父亲的长期打骂,也因为如此,父亲放过了其他子女,把愤怒全部宣泄在他一人身上。长大后,这演变为他对权威的敌意,那根“刺”反复在与领导接触时发作,疼得他屡遭不顺。

  更有甚者,一位中年女性得知先生出轨后,既不分手,也不和谈,二人近十年貌合神离、行同陌路。原来,她在成长过程中也经历过父母冷战而没有离婚的事件,那时,父亲也有外遇,但母亲一再忍受,并声称是为了孩子才忍气吞声……于是,这种“宁可彼此折磨也不分手”的经验被她承袭下来,进而导致她的乳腺与妇科出现癌变。

  他们都想尽力做个好人,可他们没有能力看到,也不敢正视自己的经历创伤,越是疼,就越排斥和逃避,进而导致敌意与对环境的恐惧。这是人本能的防御机制,也是不接纳自己的真实表达。

  当然,他们的逃避和敌意都是当年遗留下来的,是一个孩子没能如愿的“心灵断层”——那根“刺”是与父母共存时落下的,发作于今天的环境与身体。可是,现在的他们已经不再是孩子,智慧和力量都已经强大无比,他们完全有能力解决当年的问题,不再让这些创伤总影响着他们的生命质量。

  如果他们能够全然地接纳自己,首先就应该让成长经历中的童年自我真实地表达情绪,知道那不是自己的错,一切都是被迫形成的,就像一个本该是贵族的人若从小便与乞丐生活,将来若有机会得到财富或权利,他/她也有可能不会享用。于是,为了找回自己的本来面目,找回尊贵的身份,他们应该穿越时光隧道,回到童年,让创伤事件重现,在那根刺扎入时便奋力拔出,或者根本就不再让伤害发生——是的,现在的成人自我绝对做得到,他们有的是力气和胆量对当年的不良事件说不,替那个儿童表达真实情绪,而且没有人再敢阻挡他们,想哭就哭,想发作就发作,疼就是疼,怕就是怕……今天的自己,有权真实,替那个孩子真实,让身体记忆复苏,把遗留的所谓负面能量释放出来——从此,那个孩子笑了,一个接纳自己的人回来了,这就是爱自己的开始。

  以上只是一个基本的心理治疗过程,我常带领着学员重返心灵成长之路,目的就是用现在力量拔除当年的“刺”,尽可能地做到接纳自己。因为人类实在是最高等的动物,一旦修改了当年的因,那么如今或未来的果也就随之改变,有些改变,几乎是在同时发生。

  接纳自己的程序一旦被输入,许多平时积累的负面能量会蠢蠢欲动,因为它们本身就相互联系、触类旁通,因此,许多情绪会涌上来,平时根本想不起来的一些往事也会以种种状态浮上水面,其实,那只不过是真实的自我希求被拯救的复苏本能。于是,一场生命能量的更新开始了!

联合心理——杨光心理咨询师博客欢迎你!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