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连心理咨询师杨光

和谐人生 从心开始 Tel13079861248

 
 
 

日志

 
 
关于我

杨光老师系福临心理咨询首席心理咨询师、家庭系统治疗师、心理咨询督导师,长期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对孩子教育、夫妻情感、神经症、焦虑症、抑郁症有深入的研究。运用认知疗法、行为疗法、精神分析、心像疗法、催眠疗法、焦点治疗、家庭系统排列、内观疗法及其内森田疗法等技术方法,为求助者解除心理困惑。 杨光老师擅长咨询:心智成长、两性情感、事业发展、亲子教育、人际沟通、生涯规划等。Tel:13079861248

网易考拉推荐

尼采名言 尼采哲学语录 (转载)  

2011-11-10 08:44: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尼采名言 尼采哲学语录 (转载) - 杨光心理咨询师 - 杨光心理咨询师的博客

“哪里有知识之树,哪里就有天堂”---最古老和最现代的毒蛇都这样说。

PS:拜伦也说过:“知识之树不是生命之树。”形而上的个人自觉越深会让人越痛苦,实用型的知识越多越使人受到条条框框的束缚,所以卢梭在他的漫谈遐想录里说:“我到了晚年才得出了一个让人不敢恭维的学问:'愚昧无知比博学多识更好'。”

克服一种感情的意志,最终只是另一种感情或另外若干种感情的意志。

由感觉产生一切信任,一切坦然的心境,一切真理的证据。

PS:尼采是个非理性主义者,他更注重人非理性的一面而不只是理性的一面,所以他的哲学显得有血有肉,不象黑格尔的那冷冰冰的抽象思维,这正是我喜欢尼采的原因。

赞扬比责备有更多的强加于人的成分。

PS:我们可以抵制抗拒别人的责备,但似乎没人会真心的拒绝别人对他的赞扬。

人最终喜爱的是自己的欲望,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PS:这句至理名言好象并不怎么广为人知……

其他人的虚荣心只有在和我们的虚荣心相反时,才会令我们反感。

PS:虚荣,是人的“自在之物”……

人们不相信聪明人会做蠢事:人的权利竟丧失到了如此地步!

我不劝告你们工作,而劝告你们奋斗。我不劝告你们和平,只劝告你们胜利。让你们的工作是一个奋斗,让你们的和平是一个胜利吧!

但是凭着我的爱和希望我请求你:切莫抛弃掉你灵魂中的英雄吧!保持你内心中最高的希望吧!

我属于今天和过去,但是我的一些东西,将是属于明天后天和今后的。

谁要学习飞翔,必须先学习站立、奔跑、跳跃和舞蹈:人无法从飞翔中学会飞翔!

现在我轻盈了,现在我飞翔,现在我看见自己驾凌于我自己,现在我看见一个上帝在我身上舞蹈。

我向着我的目标前进,我遵循着我的路途,我越过踌躇者与落后者。我的前进将是他们的没落!

那些没能杀死我的,使我变得更坚强!

较为相同,较为普遍的人,一向总是占有优势,较为杰出的,较为高雅的较为独特的和难于理解的人,则往往孑然独立;他们常常在孤独中死于偶然事件,很少能繁衍下去。

谁不想看一个人的高度,而只是睁大眼睛注视此人身上的那些明显的低处---谁就会由此而将自己暴露无遗。

高贵的灵魂,是自己尊敬自己。

漫游的人,你是谁?我看见你禹禹独行,没有嘲笑,没有爱,目光深不可测,象一个线棰那样湿漉漉的,显得悲伤不已。刚刚探测过每一深度,从水中拉上来,一幅不满足的样子---它在水下要寻找什么?胸中从不叹息,双唇掩盖着厌恶之情,一只手只是在缓缓握紧:你是谁?你做了些什么?你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此处热情款待每一个人---恢复恢复精神吧!你到底是谁,眼下什么会使你高兴?什么会使你恢复精神?说出来,只要我有,我就给你!“使我恢复精神?使我恢复精神?哎,你真是多管闲事,你说的够多的了!可还是给我吧,求求你~~”给你什么?什么?快说出来!“另一个面具!第二个面具”

PS:现在的我,也需要面具了……

“这儿自由眺望,精神无比昂扬”。可是还有一种与此相反的人,这种人也处于一定的高度之上,也展现了自己的前景。---可却两眼往下看。

每一位深刻的思想家较为害怕的是被人理解,而不是被误解,后者可能会伤害他的虚荣心;但前者会伤害他的心灵,他的同情心,他的心灵总是说:“你怎么也和我受过同样的苦?”

人与人之间是应当保持一定距离的,这是每个人的“自我”的必要的生存空间。一个缺乏“自我”的人,往往不懂得尊重别人的“自我”需要生存空间。你刚好要独自体验和思索一下你的痛苦,你的门敲响了,那班同情者络绎不绝的到来,把你连同你的痛苦淹没在同情的吵闹声之中!

你们尊敬我,可你们尊敬的人某一天倒下了那又将如何呢?当心啊,别让一根雕像柱把你们压死。

PS:人是一种应该被超越的东西……

我们越是接近事物的起源,事物对于我们就越是变得兴味索然。

一些人统治是由于他们愿意统治;另一些人统治是因为他们不愿意被人统治---对于他们来说,统治不过是两害中之轻者。

我走在命运为我规定的路上/虽然我并不愿意走在这条路上/但是我除了满腔悲愤的走在这条路上/别无选择

PS:尼采虽然提倡“超人”和“强力意志”,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在用“精神胜利法”而已。尼采真的很矛盾,可正是他的矛盾才构成了他的丰富性!实际上,任何一个对人生和生命真正看透的人,不论他以何种方式对待人生,他骨子里都是个悲观主义者!

孤独生活的另一个理由。甲:“现在你打算回到你的荒漠”乙:“我不是一个快成急就的思想者;我必须长时间的等待我自己---水总是迟迟不肯从我的自我之泉喷涌而出,我经常焦渴得失去了耐心。我所以隐退到孤独之中,就是为了使我不至于不得不从公用的水槽饮水。当我生活在人群中时,我的生活恰如他们的生活,我的思想也不像是我自己的思想;在他们中间生活过一段时间以后,我总是觉得,似乎所有人都在设法使我离开我自己,夺走我的灵魂---我对所有人都感到愤怒,并且恐惧他们。因此,我必须走进沙漠,以便恢复正常。”

充耳不闻的智慧。---如果我们整天满耳朵都是别人对我们的议论,如果我们甚至去推测别人心里对于我们的想法,那么,即使最坚强的人也将不能幸免于难!

赞美使一些人变得谦逊,使另一些人变得无礼。

千万不要忘记。我们飞翔得越高,我们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眼中的形象越是渺小。

致孤独者。如果我们在我们一个人独处时不能像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时那样尊重别人的荣誉,那我们就算不上正人君子。

生活是我们的灵丹妙药。---如果我们像思想家那样,每天处在川流不息的思想和情感的洪流中,甚至在夜梦中也被它们推动着,那么,我们就会渴望投入生活,以便得到宁静和休息,而其他人正好相反,希望离开生活进入沉思,以便得到休息。

没有根据的根据。你讨厌他并且为这种讨厌提出了一大堆根据--但我只相信你的讨厌,而不相信你的根据!由于在你自己面前以及在我面前把那些本能使然的行为说成是理性思考的结果,你提高了你在你自己心目中的位置。

成为道德的行动本身不是道德的。使人们服从道德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奴性,虚荣,自私,阴郁的热情,听天由命或孤注一掷。服从道德,恰如服从一位君主,本身并无道德可言。

连一只狼也为我作证,说道:“你咆哮的比我们狼还出色”

欲望满足之前是痛苦,欲望满足之后是空虚!

人民所恨恶的,如狗恨狼一般的,是自由思想者,禁锢之仇敌,那不肯崇拜而住在森林里的人。

精神是生命之自割:生命因痛苦而增长知识。

自从厌倦于追寻,我已学会一觅即中;自从一股逆风袭来,我已能抗御八面来风,驾舟而行。

许多东西被我抛却,故而被诸君视为傲慢;若从外溢的酒杯里豪饮,难免洒落许多佳酿,故不要怀疑酒的质量。

“他沉沦,他跌倒。”你们一再嘲笑,须知,他跌倒在高于你们的上方。他乐极生悲,可他的强光紧接你们的黑暗。

此人往高处走---他应受称赞!那人总是从高处降临,他活着,自动舍弃赞美,他是从高处来的人!

即使是最有良心的人,良心的谴责面对这样的情感也是软弱无力的:“这个或那个东西是违背社会习俗的”最强者也害怕旁人的冷眼和轻蔑,他是这些人当中受过教育的,而且是为了这些人才接受教育的。他到底怕什么呢?怕孤立!这个理由把做人和做事的最佳理由打倒了!---我们的群体本性如是说

我们为自己创造了一个适于生活的世界,接受了各种体线面,因与果,动与静,形式与内涵。若是没有这些可信之物,则无人能坚持活下去!不过,那些东西并未经过验证。生活不是论据;生存条件也许原本就有错误。

哪里有统治,哪里就有群众;哪里有群众,哪里就需要奴性;哪里有奴性,哪里就少有独立的个人;而且,这少有的个人还具备那反对个体的群体直觉和良知呢。

当心!他一沉思,就立即准备好了一个谎言。

大胜的最大好处,莫过于解除了胜利者对失败的恐惧感。“我为何不能失败一次呢?”他自言自语,“我现在已有足够的本钱了”

他现在穷了,原因并非别人剥夺了他的一切,而是他抛弃了一切。缘何如此?---他惯于寻觅。所谓穷人,正是那些对他甘愿受穷做了错误理解的人。

他是思想家,这意味着:他善于简单的---比事物本身还要简单---对待事物。

要破坏一件事,最刁钻的办法是:故意用歪理为这事辩护。

人们视需要为事物发生之因,其实,它往往是事物发生之果。

智者问傻子,通往幸福的途径是什么?傻子毫不迟疑,就向别人向他打听去附近那个都市之路似的,答曰“自我欣赏,再就是东游西荡。”智者嚷道:“住嘴,你要求太多拉,自我欣赏就够拉!”傻子回答说:“没有一贯的蔑视,又怎能不断的欣赏呢?”

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

PS:所以尼采提倡酒神精神。酒神精神的潜台词是:就算人生是出悲剧,我们要有声有色的演这出悲剧,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而日神精神的潜台词就是:就算人生是个梦,我们也要有滋有味的做这个梦,不要失掉了梦的情致和乐趣。

噢,我真贪婪!在这个灵魂里安住的不是忘我精神,而是贪求一切的自我,似乎要用许多人帮他观察和攫取的自我,要挽回一切的自我,不愿失去属于他的一切的自我!

噢,我贪婪的烈焰哟!我多么愿意获得再生,变成一百个人呀!

谁不能以自身体验理解这位谓叹者,谁就无法理解求知者的激情。

PS:兰波也说过:我愿成为任何人。

哪里缺乏意志,哪里就急不可待的需要信仰。意志作为命令的情感,是自主和力量的最重要标志。

PS:事实上,尼采本人也是不能抵挡无信仰的空虚,所以他后来也说:“我把上帝丢出窗外之后,又努力要让他经由我生命的后门进来,无神论是一种苦酒,需要强有力的胃来容纳。”当然,也不是说我们需要重归宗教的怀抱,我们可以信仰自己---如果我们自己有资格让你崇拜的话!

你们根本不明白自己经历之事,像醉汗在生活中奔波,跌倒了,从阶梯上滚下去了。所幸,你们因为沉醉反而未受损伤。你们的肌肉无力,神智不清,便不象我们觉得阶梯上的石头如此之硬!

PS:叔本华说过:智慧越高,痛苦越深!有异曲同工之感。荷尔德林也有类似的诗:歌者的灵魂必得常常承受,这般忧心,不论他是否乐意,而他人却忧心全无。

忠告:你是否旨在博取声望?若是,这信条务请记取:自动放弃名誉,要及时!

PS:泰利克斯也说过:“一个聪明人最难摆脱的名利欲!”岂止是最难摆脱,简直是无法摆脱!

伏尔泰!人类!白痴!真理和追求真理有点难办,如果弄得太人性了---只是为了行善而追求真理,我敢打赌,那将一无所获!

若不是在通向知识的道路上,有如此多的羞愧要加以克服,知识的魅力便会很小。

PS:知耻近乎勇!唯一的问题是:这种勇敢是否值得鼓励

鄙薄自己的人,却因此而作为鄙薄者,尊重自己。

要填饱肚子,是人不能那么容易的把自己看作上帝的原因。

PS:克尔恺郭尔也说过:就算是完人,你也需要吃玉米!所以,为了生存,我们很多时候不得不向外界妥协

与你身份相称的权力的份额,决定着等级的高下;剩下的都是孬种。

假如人们是哲学家,正如人们过去一直就是哲学家一样,那么人们就没有观察过去事物的眼光了,也就是没有观察未来事物的眼光了--人们满目所见只有存在物。但由于根本就没有什么存在物,所以剩给哲学家的就只有他的“世界”假想物了。

谦虚、勤奋、和善、中庸:你们就是这样希望于人的吗?善良的人?但在我看来,这不过是理想的奴隶,未来的奴隶。

人们既无权要求生命,也无权要求劳动,更无权要求“幸福”:因为,众人的情况同最低的蛆虫没有什么两样

应该嘲笑生物学家虚假的“利他主义”,因为,变形虫的繁衍表现为甩掉包袱,这是个大优点。排泄废物。

不想要任何赞誉。因为人们做的乃是有益于某人的、或使某人满意的、或不得不干的事。

 “这儿自由眺望,精神无比昂扬”。可是还有一种与此相反的人,这种人也处于一定的高度之上,也展现了自己的前景。---可却两眼往下看。

每一位深刻的思想家较为害怕的是被人理解,而不是被误解,后者可能会伤害他的虚荣心;但前者会伤害他的心灵,他的同情心,他的心灵总是说:“你怎么也和我受过同样的苦?”

人与人之间是应当保持一定距离的,这是每个人的“自我”的必要的生存空间。一个缺乏“自我”的人,往往不懂得尊重别人的“自我”需要生存空间。你刚好要独自体验和思索一下你的痛苦,你的门敲响了,那班同情者络绎不绝的到来,把你连同你的痛苦淹没在同情的吵闹声之中!

你们尊敬我,可你们尊敬的人某一天倒下了那又将如何呢?当心啊,别让一根雕像柱把你们压死。

PS:人是一种应该被超越的东西……

我们越是接近事物的起源,事物对于我们就越是变得兴味索然。

一些人统治是由于他们愿意统治;另一些人统治是因为他们不愿意被人统治---对于他们来说,统治不过是两害中之轻者。

我走在命运为我规定的路上/虽然我并不愿意走在这条路上/但是我除了满腔悲愤的走在这条路上/别无选择

PS:尼采虽然提倡“超人”和“强力意志”,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在用“精神胜利法”而已。尼采真的很矛盾,可正是他的矛盾才构成了他的丰富性!实际上,任何一个对人生和生命真正看透的人,不论他以何种方式对待人生,他骨子里都是个悲观主义者!

孤独生活的另一个理由。甲:“现在你打算回到你的荒漠”乙:“我不是一个快成急就的思想者;我必须长时间的等待我自己---水总是迟迟不肯从我的自我之泉喷涌而出,我经常焦渴得失去了耐心。我所以隐退到孤独之中,就是为了使我不至于不得不从公用的水槽饮水。当我生活在人群中时,我的生活恰如他们的生活,我的思想也不像是我自己的思想;在他们中间生活过一段时间以后,我总是觉得,似乎所有人都在设法使我离开我自己,夺走我的灵魂---我对所有人都感到愤怒,并且恐惧他们。因此,我必须走进沙漠,以便恢复正常。”

充耳不闻的智慧。---如果我们整天满耳朵都是别人对我们的议论,如果我们甚至去推测别人心里对于我们的想法,那么,即使最坚强的人也将不能幸免于难!因为其他人,只有在他们强于我们的情况下,才能容许我们在他们身边生活;如果我们超过了他们,如果我们哪怕仅仅是想要超过他们,他们就会不能容忍我们!总之,让我们以一种难得糊涂的精神和他们相处,对于他们关于我们的所有议论,赞扬,谴责,希望和期待都充耳不闻,连想也不去想。

赞美使一些人变得谦逊,使另一些人变得无礼。

千万不要忘记。我们飞翔得越高,我们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眼中的形象越是渺小。

致孤独者。如果我们在我们一个人独处时不能像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时那样尊重别人的荣誉,那我们就算不上正人君子。

生活是我们的灵丹妙药。---如果我们像思想家那样,每天处在川流不息的思想和情感的洪流中,甚至在夜梦中也被它们推动着,那么,我们就会渴望投入生活,以便得到宁静和休息,而其他人正好相反,希望离开生活进入沉思,以便得到休息。

没有根据的根据。你讨厌他并且为这种讨厌提出了一大堆根据--但我只相信你的讨厌,而不相信你的根据!由于在你自己面前以及在我面前把那些本能使然的行为说成是理性思考的结果,你提高了你在你自己心目中的位置。

成为道德的行动本身不是道德的。使人们服从道德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奴性,虚荣,自私,阴郁的热情,听天由命或孤注一掷。服从道德,恰如服从一位君主,本身并无道德可言。

连一只狼也为我作证,说道:“你咆哮的比我们狼还出色”

欲望满足之前是痛苦,欲望满足之后是空虚!

人民所恨恶的,如狗恨狼一般的,是自由思想者,禁锢之仇敌,那不肯崇拜而住在森林里的人。

精神是生命之自割:生命因痛苦而增长知识。

自从厌倦于追寻,我已学会一觅即中;自从一股逆风袭来,我已能抗御八面来风,驾舟而行。

许多东西被我抛却,故而被诸君视为傲慢;若从外溢的酒杯里豪饮,难免洒落许多佳酿,故不要怀疑酒的质量。

“他沉沦,他跌倒。”你们一再嘲笑,须知,他跌倒在高于你们的上方。他乐极生悲,可他的强光紧接你们的黑暗。

此人往高处走---他应受称赞!那人总是从高处降临,他活着,自动舍弃赞美,他是从高处来的人!

即使是最有良心的人,良心的谴责面对这样的情感也是软弱无力的:“这个或那个东西是违背社会习俗的”最强者也害怕旁人的冷眼和轻蔑,他是这些人当中受过教育的,而且是为了这些人才接受教育的。他到底怕什么呢?怕孤立!这个理由把做人和做事的最佳理由打倒了!---我们的群体本性如是说

我们为自己创造了一个适于生活的世界,接受了各种体线面,因与果,动与静,形式与内涵。若是没有这些可信之物,则无人能坚持活下去!不过,那些东西并未经过验证。生活不是论据;生存条件也许原本就有错误。

哪里有统治,哪里就有群众;哪里有群众,哪里就需要奴性;哪里有奴性,哪里就少有独立的个人;而且,这少有的个人还具备那反对个体的群体直觉和良知呢。

当心!他一沉思,就立即准备好了一个谎言。

大胜的最大好处,莫过于解除了胜利者对失败的恐惧感。“我为何不能失败一次呢?”他自言自语,“我现在已有足够的本钱了”

他现在穷了,原因并非别人剥夺了他的一切,而是他抛弃了一切。缘何如此?---他惯于寻觅。所谓穷人,正是那些对他甘愿受穷做了错误理解的人。

他是思想家,这意味着:他善于简单的---比事物本身还要简单---对待事物。

要破坏一件事,最刁钻的办法是:故意用歪理为这事辩护。

人们视需要为事物发生之因,其实,它往往是事物发生之果。

智者问傻子,通往幸福的途径是什么?傻子毫不迟疑,就象别人向他打听去附近那个都市之路似的,答曰“自我欣赏,再就是东游西荡。”智者嚷道:“住嘴,你要求太多拉,自我欣赏就够拉!”傻子回答说:“没有一贯的蔑视,又怎能不断的欣赏呢?”

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

PS:所以尼采提倡酒神精神。酒神精神的潜台词是:就算人生是出悲剧,我们要有声有色的演这出悲剧,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而日神精神的潜台词就是:就算人生是个梦,我们也要有滋有味的做这个梦,不要失掉了梦的情致和乐趣。

噢,我真贪婪!在这个灵魂里安住的不是忘我精神,而是贪求一切的自我,似乎要用许多人帮他观察和攫取的自我,要挽回一切的自我,不愿失去属于他的一切的自我!

噢,我贪婪的烈焰哟!我多么愿意获得再生,变成一百个人呀!

谁不能以自身体验理解这位谓叹者,谁就无法理解求知者的激情。

PS:兰波也说过:我愿成为任何人。

哪里缺乏意志,哪里就急不可待的需要信仰。意志作为命令的情感,是自主和力量的最重要标志。

PS:事实上,尼采本人也是不能抵挡无信仰的空虚,所以他后来也说:“我把上帝丢出窗外之后,又努力要让他经由我生命的后门进来,无神论是一种苦酒,需要强有力的胃来容纳。”当然,也不是说我们需要重归宗教的怀抱,我们可以信仰自己---如果我们自己有资格让你崇拜的话!

你们根本不明白自己经历之事,像醉汗在生活中奔波,跌倒了,从阶梯上滚下去了。所幸,你们因为沉醉反而未受损伤。你们的肌肉无力,神智不清,便不象我们觉得阶梯上的石头如此之硬!

PS:叔本华说过:智慧越高,痛苦越深!有异曲同工之感。荷尔德林也有类似的诗:歌者的灵魂必得常常承受,这般忧心,不论他是否乐意,而他人却忧心全无。

忠告:你是否旨在博取声望?若是,这信条务请记取:自动放弃名誉,要及时!

PS:泰利克斯也说过:“一个聪明人最难摆脱的名利欲!”岂止是最难摆脱,简直是无法摆脱!

伏尔泰!人类!白痴!真理和追求真理有点难办,如果弄得太人性了---只是为了行善而追求真理,我敢打赌,那将一无所获!

若不是在通向知识的道路上,有如此多的羞愧要加以克服,知识的魅力便会很小。

PS:知耻近乎勇!唯一的问题是:这种勇敢是否值得鼓励

鄙薄自己的人,却因此而作为鄙薄者,尊重自己。

要填饱肚子,是人不能那么容易的把自己看作上帝的原因。

PS:克尔恺郭尔也说过:就算是完人,你也需要吃玉米!所以,为了生存,我们很多时候不得不向外界妥协

与你身份相称的权力的份额,决定着等级的高下;剩下的都是孬种。

假如人们是哲学家,正如人们过去一直就是哲学家一样,那么人们就没有观察过去事物的眼光了,也就是没有观察未来事物的眼光了--人们满目所见只有存在物。但由于根本就没有什么存在物,所以剩给哲学家的就只有他的“世界”假想物了。

谦虚、勤奋、和善、中庸:你们就是这样希望于人的吗?善良的人?但在我看来,这不过是理想的奴隶,未来的奴隶。

人们既无权要求生命,也无权要求劳动,更无权要求“幸福”:因为,众人的情况同最低的蛆虫没有什么两样

应该嘲笑生物学家虚假的“利他主义”,因为,变形虫的繁衍表现为甩掉包袱,这是个大优点。排泄废物。

不想要任何赞誉。因为人们做的乃是有益于某人的、或使某人满意的、或不得不干的事。

充耳不闻的智慧。---如果我们整天满耳朵都是别人对我们的议论,如果我们甚至去推测别人心里对于我们的想法,那么,即使最坚强的人也将不能幸免于难!因为其他人,只有在他们强于我们的情况下,才能容许我们在他们身边生活;如果我们超过了他们,如果我们哪怕仅仅是想要超过他们,他们就会不能容忍我们!总之,让我们以一种难得糊涂的精神和他们相处,对于他们关于我们的所有议论,赞扬,谴责,希望和期待都充耳不闻,连想也不去想。</P< p> 

赞美使一些人变得谦逊,使另一些人变得无礼。

千万不要忘记。我们飞翔得越高,我们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眼中的形象越是渺小。

致孤独者。如果我们在我们一个人独处时不能像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时那样尊重别人的荣誉,那我们就算不上正人君子。

生活是我们的灵丹妙药。---如果我们像思想家那样,每天处在川流不息的思想和情感的洪流中,甚至在夜梦中也被它们推动着,那么,我们就会渴望投入生活,以便得到宁静和休息,而其他人正好相反,希望离开生活进入沉思,以便得到休息。</P< p> 

没有根据的根据。你讨厌他并且为这种讨厌提出了一大堆根据--但我只相信你的讨厌,而不相信你的根据!由于在你自己面前以及在我面前把那些本能使然的行为说成是理性思考的结果,你提高了你在你自己心目中的位置。

成为道德的行动本身不是道德的。使人们服从道德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奴性,虚荣,自私,阴郁的热情,听天由命或孤注一掷。服从道德,恰如服从一位君主,本身并无道德可言。

连一只狼也为我作证,说道:“你咆哮的比我们狼还出色”

欲望满足之前是痛苦,欲望满足之后是空虚!

人民所恨恶的,如狗恨狼一般的,是自由思想者,禁锢之仇敌,那不肯崇拜而住在森林里的人。

精神是生命之自割:生命因痛苦而增长知识。

自从厌倦于追寻,我已学会一觅即中;自从一股逆风袭来,我已能抗御八面来风,驾舟而行。

许多东西被我抛却,故而被诸君视为傲慢;若从外溢的酒杯里豪饮,难免洒落许多佳酿,故不要怀疑酒的质量。

“他沉沦,他跌倒。”你们一再嘲笑,须知,他跌倒在高于你们的上方。他乐极生悲,可他的强光紧接你们的黑暗。

此人往高处走---他应受称赞!那人总是从高处降临,他活着,自动舍弃赞美,他是从高处来的人!

即使是最有良心的人,良心的谴责面对这样的情感也是软弱无力的:“这个或那个东西是违背社会习俗的”最强者也害怕旁人的冷眼和轻蔑,他是这些人当中受过教育的,而且是为了这些人才接受教育的。他到底怕什么呢?怕孤立!这个理由把做人和做事的最佳理由打倒了!---我们的群体本性如是说。

我们为自己创造了一个适于生活的世界,接受了各种体线面,因与果,动与静,形式与内涵。若是没有这些可信之物,则无人能坚持活下去!不过,那些东西并未经过验证。生活不是论据;生存条件也许原本就有错误。

哪里有统治,哪里就有群众;哪里有群众,哪里就需要奴性;哪里有奴性,哪里就少有独立的个人;而且,这少有的个人还具备那反对个体的群体直觉和良知呢。

当心!他一沉思,就立即准备好了一个谎言。

大胜的最大好处,莫过于解除了胜利者对失败的恐惧感。“我为何不能失败一次呢?”他自言自语,“我现在已有足够的本钱了”

他现在穷了,原因并非别人剥夺了他的一切,而是他抛弃了一切。缘何如此?---他惯于寻觅。所谓穷人,正是那些对他甘愿受穷做了错误理解的人。

他是思想家,这意味着:他善于简单的---比事物本身还要简单---对待事物。

要破坏一件事,最刁钻的办法是:故意用歪理为这事辩护。

人们视需要为事物发生之因,其实,它往往是事物发生之果。

智者问傻子,通往幸福的途径是什么?傻子毫不迟疑,就象别人向他打听去附近那个都市之路似的,答曰“自我欣赏,再就是东游西荡。”智者嚷道:“住嘴,你要求太多拉,自我欣赏就够拉!”傻子回答说:“没有一贯的蔑视,又怎能不断的欣赏呢?”

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

PS:所以尼采提倡酒神精神。酒神精神的潜台词是:就算人生是出悲剧,我们要有声有色的演这出悲剧,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而日神精神的潜台词就是:就算人生是个梦,我们也要有滋有味的做这个梦,不要失掉了梦的情致和乐趣。

噢,我真贪婪!在这个灵魂里安住的不是忘我精神,而是贪求一切的自我,似乎要用许多人帮他观察和攫取的自我,要挽回一切的自我,不愿失去属于他的一切的自我!

噢,我贪婪的烈焰哟!我多么愿意获得再生,变成一百个人呀!

谁不能以自身体验理解这位谓叹者,谁就无法理解求知者的激情。

PS:兰波也说过:我愿成为任何人。

哪里缺乏意志,哪里就急不可待的需要信仰。意志作为命令的情感,是自主和力量的最重要标志。

PS:事实上,尼采本人也是不能抵挡无信仰的空虚,所以他后来也说:“我把上帝丢出窗外之后,又努力要让他经由我生命的后门进来,无神论是一种苦酒,需要强有力的胃来容纳。”当然,也不是说我们需要重归宗教的怀抱,我们可以信仰自己---如果我们自己有资格让你崇拜的话!

你们根本不明白自己经历之事,像醉汗在生活中奔波,跌倒了,从阶梯上滚下去了。所幸,你们因为沉醉反而未受损伤。你们的肌肉无力,神智不清,便不象我们觉得阶梯上的石头如此之硬!

PS:叔本华说过:智慧越高,痛苦越深!有异曲同工之感。荷尔德林也有类似的诗:歌者的灵魂必得常常承受,这般忧心,不论他是否乐意,而他人却忧心全无。</P< p> 

忠告:你是否旨在博取声望?若是,这信条务请记取:自动放弃名誉,要及时!

PS:泰利克斯也说过:“一个聪明人最难摆脱的名利欲!”岂止是最难摆脱,简直是无法摆脱!

伏尔泰!人类!白痴!真理和追求真理有点难办,如果弄得太人性了---只是为了行善而追求真理,我敢打赌,那将一无所获!

若不是在通向知识的道路上,有如此多的羞愧要加以克服,知识的魅力便会很小。

PS:知耻近乎勇!唯一的问题是:这种勇敢是否值得鼓励

鄙薄自己的人,却因此而作为鄙薄者,尊重自己。

要填饱肚子,是人不能那么容易的把自己看作上帝的原因。

PS:克尔恺郭尔也说过:就算是完人,你也需要吃玉米!所以,为了生存,我们很多时候不得不向外界妥协

与你身份相称的权力的份额,决定着等级的高下;剩下的都是孬种。

假如人们是哲学家,正如人们过去一直就是哲学家一样,那么人们就没有观察过去事物的眼光了,也就是没有观察未来事物的眼光了--人们满目所见只有存在物。但由于根本就没有什么存在物,所以剩给哲学家的就只有他的“世界”假想物了。

谦虚、勤奋、和善、中庸:你们就是这样希望于人的吗?善良的人?但在我看来,这不过是理想的奴隶,未来的奴隶。

人们既无权要求生命,也无权要求劳动,更无权要求“幸福”:因为,众人的情况同最低的蛆虫没有什么两样

应该嘲笑生物学家虚假的“利他主义”,因为,变形虫的繁衍表现为甩掉包袱,这是个大优点。排泄废物。

不想要任何赞誉。因为人们做的乃是有益于某人的、或使某人满意的、或不得不干的事。

哲学家生来彼此就不相爱。鹰隼翱翔天际,独来独往。燕雀只好听其自然...盘旋天际,伸爪伺机,此乃伟

大天才的命运。

知道一切荣耀产生原因的人,也一定怀疑美德的声誉。

道德很“不道德”,正如世间的任何其他事物一样;道德性本身就是某种形式的非道德。

民粹的思想:善良人,忘我之人,圣人,智者,主持公道者。

哲学家缺乏什么呢?1。历史意义;2。生理学知识;3。旨在未来的目的--即不带讥讽言词或道德谴责的批判能力。

我必须创立哲学家的崇高理想。学习无用!学者乃是认识世界的群畜。----学者从事研究,这是因为他受命这样做

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

“我走在命运为我规定的路上,虽然我并不愿意走在这条路上,但是我除了满腔悲愤的走在这条路上,别无选择。

你们尊敬我,可你们尊敬的人某一天倒下了那又将如何呢?当心啊,别让一根雕像柱把你们压死。

更高级的人呀,你们最大的坏处莫过于不学习舞蹈,人必须跳舞-超越你们自己而跳舞!你们的失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可能会成功的事多着呢!因此你们要学会自嘲!高举你们的人,优秀的舞蹈家啊,高些,在高些!也别忘记大声朗笑!

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的有趣。

你们不是鹰,所以你不曾经验过精神恐慌时的快乐,不是鸟儿的人,不应在深谷上筑巢。

人类为着自存,给万物以价值。--他们创造了万物之意义,一个人类的意义。所以他们自称"人"。换言之,估价者。估价便是创造:你们这些创造者,听吧!估价便是一切被估价之物中的珍宝。估价,然后有价值:没有估价,生存之核桃只是一个空壳。你们这些创造者,听吧!

价值的变换,--那便是创造者的变换。创造者必常破坏。

爱远人,爱来者,高于爱邻;我认为对于事物与幻影的爱,高于对于人类的爱。我的兄弟,这走在你前面的幻影,美丽于你;为什么你不把你的肉与骨给它呢?可是你害怕,你逃到邻家去。

人类是一根系在兽与超人间的软索——一根悬在深谷上的软索。往彼端去是危险的,停在半途是危险的,向后瞧望也是危险的,战栗或不前进,都是危险的。
          联合——杨光心理咨询师博客欢迎您!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